新聞中心

新華日報|構筑令人矚目的三大技術專利群,蘇交科以創新引領智慧暢行

2019-10-08
常州市大明路京杭運河大橋
 
      就在8月底,由蘇交科集團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蘇交科”)承擔施工監控及動靜載試驗任務的安徽蕪湖新中江橋正式開放通行。新中江橋的通車,打通了安徽與長三角地區第二條水運主通道,可促進區域水運系統升級,鞏固蕪湖江海聯運樞紐地位。

      這只是蘇交科的科技成果惠及民生工程的一個縮影。

      “近年來,蘇交科在長大橋梁健康診斷與修復技術、新型道路材料研發、安全與應急技術研究、環境及智能交通等重點技術領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,累計開展國家級、部省級科研項目500項。”蘇交科相關負責人介紹說,集團已擁有令人矚目的三大技術專利群,并且大多走出實驗室,在全國各地甚至海外落地生根。

      鋼結構橋梁在國外發展較快,美國橋梁有40%是鋼結構橋梁,日本有35%是鋼結構橋梁,而國內鋼結構橋梁不足1%,尚處于起步階段。如何促進我國鋼結構橋梁建設迅速找到自己的突破點?

港珠澳大橋試驗檢測中心
 
      2017年12月,蘇交科聯合發起成立了“江蘇省鋼結構橋梁產業聯盟”,聯盟單位覆蓋了科研、設計、建設、檢測、材料、加工、施工和養護等鋼結構橋梁全產業鏈,聯盟的成立對于鋼結構橋梁產業化具有里程碑的意義,旨在進一步從產業鏈角度協同推進、加快推進江蘇省鋼橋推廣應用。

      “鋼橋技術實現了構件工廠生產化、現場裝備化施工,質量容易控制,現場安全容易保證,施工速度快,對環境影響小,符合中國式新型工業化道路發展戰略,是一種低能耗、環境友好、可持續發展技術,社會效益與間接經濟效益巨大。”蘇交科集團橋梁所副所長劉朵舉例說,像河北省太子城互通式立交等工程,節約經費1500萬元;江陰市芙蓉大道,節約經費2000萬元;蘇州市城北路快速化改造工程,節約經費600萬元……

      在役橋梁運營安全保障是一個世界性難題,隨著我國在役橋梁數量增加且橋齡日增,橋梁結構老化、服務功能下降是必然趨勢,提升其安全與健康已成當務之急。

      “傳統的橋梁檢測主要采用人工觀察、儀器檢測與荷載試驗三種手段結合的方法,這些檢測結果往往誤差較大,無法準確或者更深層次發現問題。”蘇交科結構監測中心工程師楊迪說,集團成功獲批的科技部“在役長大橋梁安全與健康國家重點實驗室”,在國內具有重要地位,目前已成為長大橋梁安全與健康領域世界級難題的“會議室”。

      利用蘇交科的在役長大橋梁健康監測系統,就好比是為橋梁做“體檢”。該系統對于橋梁而言就類似于人的神經系統,而橋上安裝的各類傳感器相當于神經末梢。藉由通訊網絡,將采集的數據傳輸到數據中心后,由計算機進行數據處理與分析,輔助專業人員對橋梁進行評估,從而有助于更及時發現問題或對病灶進行重點跟蹤觀測。



      這套先進的監測系統,已服務于全世界最大“長大橋梁群落”,為跨江大橋(潤揚長江公路大橋、蘇通長江公路大橋、江陰長江公路大橋、崇啟長江公路大橋等)在內的 30 余座大橋提供健康“體檢”。該系統取得長大橋梁健康與安全方向全國第一的業績,大幅延長橋梁使用壽命,使維護管理成本降低 50%以上,創造直接、間接經濟效益十余億元。
      我們開車出門,都不喜歡遇到公路路面維修的情況,那樣往往會堵車造成“行路難”。蘇交科研發的一系列新型道路材料,就大規模實現了高速公路瀝青路面20年不大修的目標,使得江蘇路面連續十多年國檢第一,保證大家出行更加暢通無阻。

      “蘇交科一貫重視新型道路材料的研發與應用,在路面耐久型材料、環保型材料、功能型材料等方面均有著較為深入的研究。”蘇交科道路所副主任工程師李小燕說,集團主要開展了長壽命路面材料的研發、產業化及技術支持工作,其中冷拌樹脂瀝青及復合澆注式橋面鋪裝技術、橡膠瀝青及其工程化應用成套技術、SMA路面熱再生技術等10余項研究成果達到國際領先水平,解決了多雨高溫重載交通條件下瀝青路面早期損害問題,逐步扭轉道路材料研發對國外嚴重依存的局面。

      眼下,上述技術成果在滬寧高速、佛開高速、泰州大橋、南京四橋、杭州灣跨海大橋等全國近30個省份、2萬多公里的重點工程中得到成功應用。同時,蘇交科積極“走出去”,有力地支撐“一帶一路”建設,承擔了阿爾及利亞、巴基斯坦、哈薩克斯坦等海外高速公路技術咨詢工作,并實現技術輸出,參與馬來西亞等國家標準制定。